熱搜:

虛幻之相,開謝不停

自歸依佛,當愿眾生,體解大道,發無上心;
自歸依法,當愿眾生,深入經藏,智慧如海;
自歸依僧,當愿眾生,統理大眾,一切無礙。
 
愿以此功德,莊嚴佛凈土;
上報四重恩,下濟三涂苦;
所有見聞者,悉發菩提心;
盡此一報身,同生極樂國。

    會通禪師
    杭州招賢寺會通禪師。本郡人也。姓吳氏。本名元卿。形相端嚴,幼而聰敏。唐德宗時,為六宮使。王族咸美之。春時見昭陽宮華卉敷榮。玩而久之,倏(shu)聞空中有聲曰:“虛幻之相,開謝不停。能壞善根,仁者安可嗜之。”師省念稚齒崇善極生厭患。帝一日游宮,問曰:“卿何不樂。”對曰:“臣幼不食葷膻。志愿從釋。”曰:“朕視卿若昆仲。但富貴欲出于人表者。不違卿唯出家不可。”既浹旬,帝睹其容顇(cui)。詔王賓相之。”奏曰:“此人當紹隆三寶。”帝謂師曰:“如卿愿。任選日遠近奏來。”師荷德致謝。尋得鄉信言母患,乞歸寧省。帝厚其所賜,敕有司津遣
    師至家未幾。會韜光法師勉之。謁鳥窠為檀越,與結庵創寺。寺成啟曰:“弟子七歲蔬食。十一受五戒今年二十有二。為出家故休官。愿和尚授與僧相。”曰:“今時為僧鮮有精苦者,行多浮濫。”師曰:“本凈非琢磨元明不隨照。”曰:“汝若了凈智妙圓體自空寂。即真出家,何假外相。汝當為在家菩薩,戒施俱修。如謝靈運之儔(chou)也。”師曰:“然理雖如此,于事何益。儻(tang)垂攝受,則誓遵師教。”如是三請,皆不諾。時韜光堅白鳥窠曰:“宮使未嘗娶,亦不畜侍女。禪師若不拯接,誰其度之。”鳥窠即與披剃具戒。
    師常卯齋晝夜精進。誦大乘經而習安般三昧。尋固辭游方。鳥窠以布毛示之悟旨。時謂布侍者。鳥窠章敘訖。暨鳥窠歸寂垂二十載。武宗廢其寺。師與眾僧禮辭靈塔而邁。莫知其終
 
 
    鳥窠道林禪師
    杭州鳥窠道林禪師。本郡富陽人也。姓潘氏。母朱氏,夢日光入口,因而有娠(shen)。及誕異香滿室。遂名香光焉。九歲出家。二十一于荊州果愿寺受戒。后詣長安西明寺復禮法師。學華嚴經起信論。復禮示以真妄頌,俾(bi)修禪那。師問曰:“初云何觀云何用心。”復禮久而無言:“師三禮而退。屬唐代宗詔徑山國一禪師至闕。師乃謁之。遂得正法及南歸。先是孤山永福寺有辟支佛塔。時道俗共為法會。師振錫而入。有靈隱寺韜光法師。”問曰:“此之法會何以作聲。”師曰:“無聲誰知是會。”后見秦望山,有長松。枝葉繁茂,盤屈如蓋。遂棲止其上。故時人謂之鳥窠禪師。復有鵲巢于其側,自然馴狎(xia)。人亦目為鵲巢和尚。
    有侍者會通。忽一日欲辭去。師問曰:“汝今何往。”對曰:“會通為法出家。不蒙和尚垂慈誨。今往諸方學佛法去。”師曰:“若是佛法,吾此間亦有少許。”曰:“如何是和尚佛法。”師于身上拈起布毛吹之。會通遂領悟玄旨。
    元和中,白居易出守茲郡。因入山禮謁。乃問師曰:“禪師住處甚危險。”師曰:“太守危險尤甚。”曰:“弟子位鎮江山,何險之有。”師曰:“薪火相交,識性不停。得非險乎。”又問:“如何是佛法大意。”師曰:“諸惡莫作,眾善奉行。”白曰:“三歲孩兒也解恁么道。”師曰:“三歲孩兒雖道得。八十老人行不得。”白遂作禮。師于長慶四年二月十日。告侍者曰:“吾今報盡。”言訖坐亡。壽八十有四臘六十三

三摩地
 
?
網站首頁  |  弘法利生  |  關于我們  |  聯系方式  |  三摩地  |  虛幻之相,開謝不停  |  網站地圖  |  RSS訂閱  |  閩ICP備18006431號
閩ICP備18006431號
 
免费A级毛片茄子视频